真就是个废话制造商

来日并不方长 后会可能无期

『知乎体』(鲜白)同学疯狂秀恩爱是什么体验?

神奇脑洞产物 极度ooc

校园pa 我的文可以智障但是我的鲜白必须甜!

知乎打钱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提问:同学疯狂秀恩爱是什么体验?


真就是个废话制造商:

谢邀。​这个问题我深有感触,冒着被正主发现的风险来分享一波狗粮。我们简称两位为B和Y。

(有同校同班认出来的话请不要说出来啊qaq)


高二,同班同学。


最开始高一入学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们了,主要是两位的颜太能打了(颜控的天堂!)。Y是那种看起来就很惹女孩子喜欢的类型,B莫名的对葫芦形状有好感......?废话不多说,我们进入正题!


其实最开始真的没有想那么多,因为都是男孩子好兄弟动手动脚也没什么。然而!某一天我们老师在停车场忘记资料,我领旨(?)去帮他拿的时候,我发现后面有人说话,我只记得一句了。(我不是故意偷听啊)


Y:我偷老师电瓶车养你?


我当场???好兄弟用养这种词吗???处于腐女的直觉,我开始关注他们的行为。


然后下半学期我们换位置,我左边是Y,Y前面是B,我突然兴奋了起来(不是)。


真正让我确定的是一次国文课!我怀疑B头一天晚上喝多了,然后整个人扑在桌子上。睡觉都不遮一下我也挺佩服的233333。我们国文老师白老师核善的目光温柔地注视着他。白老师:B,你来回答一下刚刚那道题选什么。


B睡懵了,就缓了两秒站了起来,我当时还有点紧张,毕竟我们老师真的核·善。接着我发现惨案现场都!是!假!的!明明是狗粮现场啊quq。


然后我看见我的同桌Y拿手指在B背上写了个A。当时我想,对,好兄弟,这帮助他人应该的,讲义气——我真是太幼稚了。然后我看见Y随后在他背上画了一个心!一个心!要不是当时在上课我就要土拨鼠尖叫了!然后我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抬头看B,他回答的时候耳朵明显红了!我悄悄把脸别过去,虽然我磕到真的了但这真没眼看。


自从那节课开始,我觉得他们在我眼里就浑身冒着粉色泡泡。互怼什么的都是小情侣调情啊!嘴角疯狂上扬的我像极了一个傻子(跪)。


谢谢各位看我的废话看到这里(热泪盈眶.jpg )


说!重!点!了!


午休,我们这里基本都是回家吃饭的,然后在外面吃饭的也不会那么早回教室自习。那天我提早去买奶茶,然后也没什么人,外面又热,我寻思着还不如回教室。然后我刚走到教室门口,看到门虚掩着,看恐怖游戏的直觉告诉我不要瞎推。于是,我悄悄跑到窗边瞅了一眼。


然后!我就看到B被Y按在墙上!一开始只是Y的头埋在B颈窝,然后Y的手开始不安分的伸到B的衣服里面了,从我的角度来看应该是腰。Y过了一会儿抬头,和B吻在一起。我看到B颤了一下,整个人像过了电一样。我整个人都傻了,这是学校!你们要不要这么大胆我的天。我很担心课桌会被发明新用途(狗头)


......


嘛反正天天都是疯狂撒糖,日常就不细说了,就狗粮,狗粮以及狗粮,祝他们一直在一起啦💓

你好 我是言屿

文画双修全能菜鸡的标准示例(骄傲?

脑子里应有尽有写出来emmm

人生爱好瞎唠嗑

圈子杂 雷点基本没有 欢迎给我冷圈安利

主 名柯快新/aph/阴阳怪气/食物语

随缘更新tttt

(大概就是这样√)

2020.3.24 梦

啥都不是 自己瞎唠嗑

记录一下我奇奇怪怪的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片漆黑的夜晚。

我站在家楼下的街道上,夹杂在兴奋的愉快的人流中惶恐无措甚至麻木,就好像这个场景无数次的重演过。我不知道该走向哪里——明明是无比熟悉的地方。

突然有一个身影不知什么时候笼罩住了我​,很黑,我看不清。你是谁呢,我想。她没有说话,只是半弯下腰,抱住了我,然后领着我向那边走去。

为什么要去哪里。你是谁。我不能跟着陌生人走啊。我说不出话,却就这样顺着她,走向熟悉的地方,家。

她半抱着我,一步一步走上夜晚的阶梯。我悄悄看着她的侧脸,有一丝长发被水打湿,黏在了脸上​。为什么会有水,是汗还是泪水。我感觉她的身子在颤抖,却把我抱的更紧,是恐惧吗,我也怕黑。我用另一只手也搭在了她的腰背上。我想告诉你,我也怕黑,所以你不要怕,我们有两个人......即使是我这样微不足道的安慰,也可以是这无尽黑夜微弱的光点吧。

最终,她把我送到了家门口。我还是没有看到她的脸。

我还欠她一句谢谢。


我想,我可能会再某一天认识你,也有可能在路上与你擦肩而过,从此遗失在人海中,甚至说,可能是未来的自己。我并不相信梦全是虚幻的,我将它认为是对未知的一种预测,它也许会在未来用另一种方式重现。

我很感谢你,在黑夜里​即使恐惧颤抖也要抱住迷失而惶恐的我,一同走出无尽的黑夜。

「快新」心狠手辣小红帽在线屠狼

儿童邪典小红帽 

快新向 极度ooc (跪) BE 

一个安徒生看了会沉默格林兄弟看了会流泪的神经病故事

小情侣树林调情?

建议搭配L'il Red Riding Hood 一起食用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森林幽深寂静,阳光被树叶的缝隙切割,洒落一地。从来不戴红帽子的小红帽工藤新一,一个人在树林中前行。腰上的金属刀具传来丝丝冷意。


在树荫处有一个影子。


“小红帽—”黑羽快斗跟了上来,“我就知道新一你会害怕所以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—”


“我没害怕,你回去。”工藤新一加快步伐,企图甩掉后面的人。


黑羽快斗突然凑近他的耳朵,压低嗓音,带着少年人的哑意:“新一要是一个人在这里,很危险的哦。”


工藤新一猝不及防脚下一滑,被身后的人抓住手腕顺势带入怀里“说了很危险的”


工藤新一“......”


他并不想沉溺在恋人的温存中。


他看到了恋人未遮好的羊皮下,狼的毛发。刀具的寒意刺骨。


“我是小红帽,我要杀掉狼

   我是狼的恋人,我爱着他”


(小红帽:说真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业务不熟练的狼)



“小红帽”究竟是什么?

它可以是天真善良的温床与发源,也可以是愚蠢与蒙昧的代名词,甚至是猎人猎狼失败的替罪羊。


“在想什么呢,你的外婆家就要到了哦。快笑一个去见她。”狼的明眸闪着光亮。


并没有什么外婆的家,那是用来抓你的陷阱。


黑羽快斗转过身去,慵懒地坐在树荫下,等待着归来的小红帽和死亡。


工藤新一转身,从腰间抽出短刀,走向了狼。



狼没有任何挣扎。


狼感觉血液在流逝,生命也随之逐渐消散。他日思夜想的脸就近在咫尺,蓝色的明眸里是不忍和留恋。他用最后的力气抬起手,轻轻拂过对方的眼角,嘴唇......最后到心口。黑羽快斗动了动嘴唇,并没有发出声音。


工藤新一却听到了。


“我很爱你。”



“干的漂亮啊,小红帽!”一旁的猎人感觉自己上辈子肯定做了什么善事,终于猎杀了狼。

(猎人:实不相瞒躺赢吃瓜dalao带飞是真的爽)


耳边是无尽的赞美与褒奖,工藤新一却感觉自己少了点什么东西。空落落的。


“我为民除害,猎杀了罪恶的大灰狼,获得了荣 誉与赞扬。

  可是我却弄丢了我的恋人。”





隔世

神奇脑洞(?  +和@狼崽说爱我 的点梗游戏

Gl 原创向  两个小可爱的刀

指路不存在的爱人 (Bl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昨日的一切还在蕾恩的脑中回荡。

 

面前是无尽的硝烟浓雾,击沉的军用飞梭成为太空垃圾沉入无尽的黑暗,又终于有黎明穿透黑夜而来——战争终于结束了。

这次的战争由政府的军部取得胜利,理所应当的,政府开始重新规划人员的工作安排。

“我敢打赌,我的上司肯定又要重复上次的祝词,我都会背了啊求求他今年有点新意好不好——好困,一点都不体谅年轻人的作息”总指挥官蕾恩克里斯特,还在自家女朋友怀里躺着不想起来。

“快迟到了哦你再不起来。”对方挂着笑意表示我一点都不吃这一套。

“好——”

这可能是她们最后一个温馨的早晨。

 

年度升职加薪的快乐环节终于在相互吹溜拍马中到来了。

“劳拉科菲特,转职至华特第一金融总管”

“不要啊——多登还有我喜欢的咖啡馆老板”劳拉小姐一阵哀嚎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节哀顺变劳拉”蕾恩嘲笑他人快乐自己。

“你们安静一点!”总管毫无威严。


……

“蕾恩克里斯特,升职为全军最高指挥官,工作地点为多登”

“安洁维克托,转职至瓦德堡军区最高负责人”

一时寂静。

“我们知道了”蕾恩首先打破全场寂静,带头离开会议室。


不就是想分散权利嘛,分开就分开,又不分手。两人是这么想的。

但是这个世界有一种神奇东西叫一语成谶,俗称乌鸦嘴。

 

机场。

蕾恩靠在站台的柱子边,看着安洁在前台签电子协议,突然想扯住她不让她走了:昨天明明还说的好好的,但今天就有点想反悔了。蕾恩在心里自嘲的一笑,心里却突然晦暗了起来……好像如果放她走了,就再也不是她的了。

“蕾恩?”安洁在旁边看着她垂下眼睑没有情绪的样子,手指轻轻扣住了蕾恩的手“你的手怎么这么冰……你在舍不得我吗”

我要是说我舍不得你,你会不走吗。蕾恩在心里想,但没有说出口——安洁和她是都军人世家,从骨髓里就遵从着政府的命令,不可能会违背的。

“嗯。”

“昨天不还说的好好的吗,又不是生离死别,过一年就会再调过来的。”

安洁把蕾恩再捞过来一点,扣着手,附身亲了过去。吻先落在了蕾恩的眼角,然后是脸颊,然后是嘴唇。温柔的,安抚性的吻,却让蕾恩想要哭出来。直到她的颈部和耳根被潮水般的红色覆盖,安洁才松开了她,靠近她的耳朵低声说,


“别担心。

我很爱你”

 

温热的气息拍打在蕾恩耳边,让她逐渐放心下来。她从后面抱住了安洁,把她向前轻轻的推了一下。

走吧。不然我又舍不得了。

她最后看到的是安洁的背影。

 

1天以后。

电子屏跳出了一条新闻

「AR18425航班在航行过程中脱离轨迹,但并未出现人员伤亡……」

蕾恩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心抽了一下,随即看到后面有惊无险的报道时才慢慢放松下来。“我就说嘛,安洁怎么可能会有事,我想多了。”后知后觉的发现衣服后背全湿了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才多久啊,我就开始想她了。


安洁并不在航班里。

她在航班脱离轨道时被星际接轨时的缝隙形成的漩涡吸走了。她一个人在晦暗中走了好久好久,无尽的黑暗好像摸不到边。突然前方是刺眼的光芒。终点到了吗。

蕾恩近在眼前。

蕾恩躺在床上。手机屏幕还亮着,信息全都是她一个人长久以来对安洁的话。她一个人说了好久好久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。她带着泪痕睡着了,电子大屏上显示的是新历2月1日的新闻,但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却是4月12日。

安洁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她。

多不公平啊。

蕾恩想了她那么久,一个人在微弱的希望中无尽的等待她。两个月毫无音讯,安洁想都不敢想蕾恩是怎么过的。她却知道了一切,站在她旁边,却不能抱抱她,吻去她脸上的泪痕。

安洁什么都做不到。 未来无法改变。

她只是一个观望者。

看着她最爱的人在希望与绝望中挣扎。

心像被人插了一把刀,血汩汩地流了出来。

—— 疼吗

—— 我只知道蕾恩的心更疼

 

新历4月13日

蕾恩醒了,带着哑意。

“我不用你联系我”

“你平安就好”

“但我很不争气”

 

“我想你了 特别特别想

你能不能悄悄地来看看我啊”

  


 

和钉钉一起度过的情人节

沙雕小脑洞,别当真

情人节也和钉钉在一起的我 凄惨

在线演琼瑶剧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2020.2.14

情人节

「钉钉一大早上就粘在了我身上 我心好痛」

 

钉钉​:情人节了 

 

我:嗯

 

钉钉:你都和我在一起了,不应该表示什么吗

 

我:​你摸着良心说,我想吗

 

「班主任包办婚姻​的锅 我真的不背」

 

钉钉:你看看我

 

我:你走 独自芬芳去

 

钉钉:我知道你是爱我的!你看,你总是把我放在

 

你手机最显眼的位置,总是去看我有没有新消息

 

我:我怕我没打卡班主任​来批斗我

 

钉钉:你不要说了,我知道你只是骗我的。我多

 

么​喜欢你啊,我自从和你认识以后,我们朝夕共

 

处,没有分开过!

 

我:其实我不是不爱你,只是……

 

钉钉:什么?!

 

我:我总是会透过你,看见另一个人……

 

钉钉:这……怎么会这样?是谁,夺走了你的心

 

我: ……我的班主任温和慈善的教诲在我心底回荡

 

钉钉:​为什么?!就凭她可以直接通过你的家长人文

 

关怀你吗?!

 

我:是的 我不给她打卡我能怎么办quq我也很绝望啊

 

窒息的感觉

 

救救孩子

 

「什么时候能和钉钉离婚」

 

「恕我直言,在座的各位,都不配永远和钉钉在一起」